草莓视频无限观看丝瓜

咪乐|tv|直播| ios 对任何国家而言,核潜艇技术都是核心机密。

王大锤迷迷糊糊起身,发现地傲天竟然向囚犯跑去,猛地冲过去,一个飞扑,抓住地傲天的脚。

有趣的一幕出现了,地傲天另一只脚对着王大锤的头一顿乱蹬,蹬得王大锤嗷嗷乱叫。

在观众的笑声中,两个家伙开始了囚犯争夺战。

角斗士们也跟着笑,但看着看着越来越心惊,这俩仆从跟谁学的,各种新奇的行为和古怪的动作,比戏剧演员都有天赋。

观众们哪里见过这么搞笑的场面,从头笑到尾,有些人甚至笑到肚子疼。

两个人灰头土脸争了好一会儿,开始醉醺醺打架,打斗过程更加幽默。

过了许久,两个人开始争夺王大锤的锤子,争着争着,锤子落在囚犯身边。

两个家伙突然停下,齐齐看向囚犯身边。

就见黑魔羊突然叼起大锤,直立身体,猛地一甩。

砰……

黄金大锤把囚犯的头颅砸个稀巴烂。

“叽叽咕咕!”

电力十足女孩可爱样子迷晕宅男

“贱羊!”

王大锤和地傲天相视一眼,同仇敌忾,一起张牙舞爪杀向黑魔羊。

观众们没想到一头羊也能杀人,完忘记这是虐杀行刑赛,疯狂地欢呼,疯狂为三个小家伙加油。

最终,以三个小家伙累得精疲力尽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结束。

观众们大声欢呼,甚至有观众把手指放到口中用力吹口哨。

地傲天、王大锤和黑魔羊这才起身,礼貌地分别向四方行礼。

再次接受观众的欢呼,他们三个才晃晃悠悠走回苏业身边。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苏业收起椅子,拎着魔法书往回走。

观众们一愣,怎么把这个魔法师给忘了。

这时候,主持人笑眯眯地道:“根据角斗场的规则,本次行刑赛的冠军是,魔法师苏业!让我们为他欢呼吧!”

“嘘……”

满场嘘声。

随后,观众们自己都被嘘声逗笑了。

“这个魔法师也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有个屁意思!我只想看到他在看书的时候被魔兽拍死。”

“听说下午十人战也有他,们说,到时候他会不会参战?”

“说不准。”

主持人宣布上午的角斗赛结束,观众们陆续离开,苏业等人则回到大食堂吃午饭。

今天的大食堂比平常热闹一些,许多角斗士兴致勃勃讨论苏业和两个仆从的事情。

许多角斗士甚至开始研究两个仆从的真实实力。

还有人猜测苏业下午是否亲自参战。

塞古斯坐在苏业身边,羡慕地看了苏业面前荤素搭配的午餐,道:“表演赛、斗兽和行刑,都不是标准的角斗赛,不计成绩,不颁发奖金或奖品,也不计算桂冠。”

“桂冠?”苏业问。

“桂冠是统称,包括棕榈冠、橄榄冠、月桂冠、野芹菜冠等等。在斯巴达,只有真正的实战赛,才能获得桂冠。像下午的实战赛,无论是第一场的俘虏战,还是咱们角斗士学院和其他角斗士学院比,都属于实战赛,无论是几对几的实战赛,每连赢五场,获得一顶桂冠。如果中途失败,则从头开始计算。”

苏业点点头,桂冠可是上好的献祭物品。

“比桂冠更重要的,是奖杯。只有那种较大型的角斗赛,可能需要两三天才能分出胜负的,才有奖杯。在斯巴达,有多种奖杯赛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角斗王赛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“可能不知道的是,在斯巴达,奖杯可以从各神殿换取神赐装备。”塞古斯道。

“哦?”苏业来了兴趣。

桂冠和奖杯是好祭品,但神赐装备的献祭价值更高。

“果然,即便是魔法师,也无法抵抗神赐装备的魅力。唉,我的梦想就是拥有一件神赐装备。”塞古斯道。

“听说体育大赛会的奖杯更重要?”苏业问。

“当然了!体育大赛会不仅是一个城邦参赛,甚至是希腊参赛,随便一个奖杯或桂冠,价值都不下于角斗王。如果是多冠王,甚至碰到有总冠军的时候,绝对是一生的殊荣。至于奥林匹克大赛会,那是世界范围的,北欧、波斯、埃及或其他小国都会来参赛,有一年甚至魔鬼也来参赛,结果也获得资格,还拿到一个项目的冠军,获得欢呼声。”塞古斯说话的时候双眼放光。

苏业心脏轻轻一跳,开始猜测大赛会冠军的献祭价值。

“一年一度的角斗王大赛很快就会举行,也有机会,前三都能拿到奖杯。”塞古斯道。

“什么时候举行?”苏业来了兴趣。

“还有二十多天。”塞古斯道。

苏业轻轻点头,如果自己还在,一定参与,哪怕成不了角斗王,也可以跟斯巴达最强大的角斗士交手。

或许,会跟角斗王科莫德斯相遇。

吃过午饭,角斗士们继续训练,时间一到,陆续回到角斗场边缘,等待下午的角斗赛。

前两场都是黑铁之战,苏业偶尔看一眼,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。

第三场是青铜之战,苏业和塞古斯等五个青铜位阶走过生死门,抵达场上。

对面的五个青铜战士是另一个角斗士学院的人。

那几个人看到苏业身穿长袍而不是皮甲,微微一笑。

随后,观众席突然传来铺天盖地的喊声。

“杀死魔法师!”

“干掉雅典人!”

“斯巴达无敌!”

“雄狮角斗士学院的人,如果们能胜利,老子奖励给们50金雄鹰!”一个青铜战士观众突然大吼。

雄狮学院的人两眼放光,普通赏赐没自己的份儿,这种指定奖励,自己能得到一半。

苏业的队友们哭笑不得。

什么仇什么怨啊。

“偶像,这是引发众怒了。这样的角斗士,最后的结局都非常凄惨。”塞古斯无奈道。

“是啊,还是参战吧。”另一个队友道。

“我心里有数。”苏业说完拿出椅子。

第一学院的角斗士们直翻白眼。

观众席上怒吼阵阵。

在裁判说开始的一瞬间,苏业召唤两个仆从,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一边读书,一边骂老师。

观众们更愤怒了。

对面的五个青铜战士先是面有怒色,随后笑了。

“赚金雄鹰的机会来了!”

“兄弟们,上,干翻他们!”

“还有个骑羊的家伙,笑死我了!我不信能输给一头羊!”

“杀!”

双方越来越近。

令所有人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。

黑魔羊突然加速,直直冲到一个青铜战士面前,对方反应迅速,立刻以臂盾抵挡,并挥动战矛刺来。

王大锤双手一挥金锤。

当……

盾牌破裂,手臂骨折,那青铜战士惨叫着倒飞出去。

“咩咩咩……”

王大锤和黑魔羊竟然好似虎入羊群,冲散对方的阵形。

后面的人冲过去,分割包夹对方四个青铜战士,导致对方经常腹背受敌。

仅仅过了三分钟,地傲天一棒结束战斗。

地傲天跳上黑魔羊,和王大锤一起举着武器,高声大叫。

四个青铜战士也举起武器喊叫,宣扬胜利。

第一学院的角斗士们大声喝彩欢呼。

一些角斗士心里直嘀咕。

这俩仆从,一个好像有青铜实力,一个好像有白银实力……

只有少数观众大声为胜利者喝彩。

更多观众面无表情轻轻拍手,目光落在苏业身上。

不一会儿,第四场角斗赛开始,同样是青铜之战。

苏业还在,但其他人部换掉。

接下来,仿佛是上一场的重演。

苏业学习,仆从战斗,我方碾压,敌方遭殃。

四分钟结束战斗。

对面雄狮学院的角斗士们沉不住气了,议论纷纷,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观众席,突然偃旗息鼓。

许多人突然没了喝骂呼喊的力气。

苏业简直不是人!

“没关系,下一场是白银之战,苏业也参加,我就不信他不下场!下一场如果雄狮学院能战胜苏业,我追加50金雄鹰奖励!”之前的青铜战士突然怒吼。

“汉克,别生气,100金雄鹰,相当于半年的收入,不值得。”

“是啊汉克,冷静点。”

“我相信,他下一场就算胜利,也要亲自动手。只要他出手了,以后再敢坐在那里看书,咱们就嘲笑他。”

“对!”

很快,第五场白银级别的角斗赛开始。

苏业连续参战,所以没有下场,只是从椅子上起来。

许多观众的情绪逐渐平静,充满了期待。

毕竟白银级的战斗并不多见。

更何况,还能看看那个傲慢的魔法师亲自出手。

这一次,苏业召唤出两个仆从后,没有坐下,而是为队友和仆从释放了所有防护法术。

观众们正准备嘲笑,苏业一屁股坐下,继续看书。

四面八方的观众席传来叫骂声。

还有一些观众哭笑不得。

这可是白银级别的战斗,竟然还是只让仆从参战,这么猛的吗?

对面雄狮学院的角斗士勃然大怒,几个白银战士低声商量。

“这个苏业太目中无人,我们四个挡住其他人,去偷袭他,让他尝尝我们斯巴达战士的厉害!”

“好!”

苏业后方,生死门边,总训练官奥古图低声道:“主人,这样会不会得罪太多人?”

朱利斯一直在笑。

“看明天的观众数量就会明白。”

场上的四个白银战士无奈一叹,跟着两个仆从杀上去。

双方摆出整齐的队形向前,如同战场上两支小队一样,慢慢靠近。

双方相遇,战矛如龙,盾牌如壁。

武器交击的声音响彻角斗场。

许多观众站起来,双手放在嘴边合成喇叭,大声呼喊,为自己喜欢的角斗士加油。